Kenty的Fuma酱

峰♡霆
FMKN/圭凉/没文笔
写文纯粹是为了保住自己的脑洞
我真的是个语废啊QwQ
语言沟通障碍

自动带入,小凡/鬼厉和幽冥
你的无需契约
我的心甘情愿

我滴妈呀,幽冥大大简直要命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接着码文了(ノಥ益ಥ)
虽然也就那个水平了

【小凡/鬼厉X幽冥】轮回使徒(13)

ooc!预警!!!
语废在此感谢催更和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
双重人格

章十三

特蕾娅顺着幽冥的目光看向鬼厉慢慢答道“我不确定”

“你不确定?那你还叫我……”鬼厉话没说完便被特蕾娅止住

“可是我的直觉一向都是准的,之所以不确定是因为我还没有拿到一些关键性的证据,不过看你的反应真的是碰到什么人了吧”

“的确有人埋伏在尤图尔遗迹的血阵附近,可惜没看见脸”

“可惜了,错失了一条线索”特蕾娅叹了一口气

“有你在我们还愁没有发现线索的机会吗,特蕾娅”幽冥淡淡的语气,眼底却是全然的信任

“也是”特蕾娅没有否定幽冥的话,这方面她也的确不需要谦虚,但偏偏这一次特蕾娅却没有了以往的自信,可她依旧在幽冥面前表现着和以往一样睿智严谨强大的一面,她不想让幽冥失望。就在特蕾娅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只信鸽再次飞进玄幽洞府落在了她的肩上。特蕾娅拆开信纸就准备离开,丢下一句“去向白银祭司报告今日的事”转身就走了。

 

 

特蕾娅走后幽冥就陷入了思考,血阵那里究竟是谁在埋伏,自己居然一点都没发现。要是换在以前的幽冥才不会费脑力去思考这种事情,有特蕾娅做军师,他只需要做到来人就打,有送死的就杀,沉迷其中就好。可是现在,似乎…做不到了呢。

 

鬼厉看着从特蕾娅走后就沉默不语的幽冥,就走上前去搂住幽冥的细腰,将他圈进自己的怀里“张小凡那傻子真的把他的心意都告诉你了?我现在还觉的尤图尔遗迹里的事情是在做梦”

“嗯”幽冥感受着鬼厉胸腔的温度,慢慢依偎在鬼厉的怀里。

“那傻小子肯定没把我的心意告诉你,记住我会作为你的使徒永远的保护你”鬼厉的嘴贴着幽冥的耳朵道。

滚烫的热气让幽冥不住地痒痒“突然说这个干什么,我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不要以为我现在躺在你怀里就是好惹的了。”

“我当然知道我们杀戮王爵是不好惹的,但记住这一条永远有效”鬼厉暧昧的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严肃。

幽冥自然也尊重鬼厉的回了句“我记住了。”话刚说完就被鬼厉堵住了嘴啃咬了起来,直到幽冥的嘴变成了另一种诱人的红才罢嘴。噬魂闪着淡淡的蓝光,鬼厉就这么搂着幽冥说“晚安”幽冥在鬼厉的怀抱里安然的睡去,而鬼厉却盯着幽冥的睡颜恋恋不舍


明天你爱的小凡就回来陪你了

你一定很开心吧

tbc

【小凡/鬼厉X幽冥】轮回使徒(12)

ooc预警!
私设如山/慎入
踩着11月的尾巴
我貌似真的变成了月更qwq

章十二

“既然交易达成的话,那我们不妨先出去?”

“为什么?你究竟在打什么算盘”银尘警惕的问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外面有人在等我们了”

“谁?”

“出去就知道了,不经过我的同意最好不要随便行动,现在,我们也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呢”特蕾娅说完转身对上麒零的眼睛,精神浸染迅速的在麒零的神经上植入了一个微小的灵魂回路

麒零只是觉得脑中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上身加重一下

跪在了地上,可是痛感却很快褪去,仿佛刚刚剧烈的疼痛没有发生过一样

“特蕾娅,你对麒零做了什么”看见突然跪在地上的麒零,银尘的情绪有些失控,可是他依然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而特蕾娅只是抛下了一句“带着天束幽花的尸体离开这里”就一个人走了

麒零看见特蕾娅要越走越远,急忙抱起天束幽花的尸体对银尘说“银尘,我没事快走吧”

【十字回廊】

“幽冥,你还好吗”特蕾娅从魂冢出来就如预期的看见了幽冥和鬼厉

“特蕾娅,你最近是不是被白银祭司施压太重了,我能有什么事?”

“幽冥,你的能力我还不了解吗,只是有时候这人啊还真的不能过分自大啊”特蕾娅说着说着手就不安的划上了幽冥的腹肌

两人对于这种多年以来保留下来的亲密交流方式早已习以为常,可一旁的鬼厉却是恨不得拍开那只在幽冥身上作怪的手

“你的意思是…”幽冥还没说完就看见银尘等人出现在十字回廊里便改口到“特蕾娅,你违抗了白银祭司的命令?”

“不,我只是和他们做了一比交易,话说尤图尔遗迹里就没什么不对劲的吗”

特蕾娅的话引起了鬼厉的注意,但考虑银尘他们在场并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哦~有点意思,特蕾娅你做的交易一定是对自己有利还刺激的,带我一个”

“我还怕你不答应呢,那这回就好办多了幽冥”

“说吧,你的活我都接”幽冥邪邪一笑

特蕾娅看着眼前这个无所畏惧的人,心里不禁一软,不愧是称之为杀戮王爵的死神代表,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他

“如果我说要反抗白银祭司呢?你还会答应吗幽冥”

“这么有趣的事怎么能少了我,特蕾娅,只要是你做的决定我都相信”

是啊,他们不正是相互扶持着走到今天的吗,现在幽冥依然无条件的相信自己,自己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幽冥划开界限了呢

“好,我当然是以我的利益为中心了,首先我们需要让银尘他们消失,也就是所谓的假死,然后我回去向白银祭司复命,看看白银祭司接下来的指示,在确定下一步的计划”

“怎么才能瞒住白银祭司的眼睛”幽冥疑惑

“唯一的方法就是……漆拉”银尘忽然说到

“银尘你们先藏起来好好疗伤吧,之后行动会通知你们的”特蕾娅给力幽冥一个眼色,多年搭档关系的幽冥马上就反应过来,转身带着鬼厉回到了玄幽洞府,特蕾娅也紧随其后。

【玄幽洞府】

“这里没有外人了,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吗,特蕾娅”幽冥看着特蕾娅眼睛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温柔

特蕾娅看了一眼鬼厉,幽冥顺着特蕾娅的目光就看见了一旁的鬼厉说“特蕾娅,他是我的使徒不会有问题的”

特蕾娅还是有些不太放心,鬼厉见状准备出去,却被幽冥喊了回来“他不是外人,不准走”

“究竟是什么事,要这么小心,连鬼厉也要瞒着”

看了一眼靠在墙边的鬼厉,特蕾娅还是妥协了“你难道不觉得白银祭司让我们大量屠杀使徒和王爵究竟是为了什么吗?”

“我是负责传达白银祭司指令的人,然而我们心里不是都明白银尘他们谁都没有叛国吗,那白银祭司为什么要对他们下达红讯?你难道没有想过杀了银尘他们之后,下一个遭殃的会是谁?”

“你的意思是,白银祭司要替换所有的王爵?”

“幽冥,你不知道那个白色的宫殿里究竟有些什么怪物存在,我们怕已经是被白银祭司抛弃的存在了”

“所以在尤图尔遗迹里就已经埋伏好了吗,等着你们解决掉银尘他们就对幽冥下手”鬼厉突然插进来的一句话,反而让两人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

而幽冥看见了鬼厉的脸,那颗对生死无畏的心突然产生了强烈的求生欲

幽冥不懂

幽冥只知道他想和他的鬼厉,小凡在一起
tbc

【小凡/鬼厉X幽冥】轮回使徒(11)

ooc预警
私设如山/慎入

章十一

鬼厉的心里越来越难受,不安

“幽冥在哪?”鬼厉第二次开口,甚至将噬魂对准了特蕾娅

特蕾娅不紧不慢的用她那纤细的右手推开了对着自己的噬魂“你想知道幽冥在哪我就告诉你好了,别拿你那根棍子对着我,很危险的哦~”

鬼厉收起噬魂“快说,我不想再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了”

“他就在魂冢下一层的尤图尔遗迹,血阵那,幽冥有危险,你再不去就晚了哦”特蕾娅侧身贴着鬼厉的耳朵轻轻说到

如果不知道两个人关系的,还以为是一对情侣在暧昧的聊天呢

“你怎么知道幽冥有危险?”鬼厉压低了声音

“想知道我怎么知道的,就带着活的幽冥来见我吧”说完特蕾娅就向银尘他们走去“那么,接下来我就来陪你们玩玩吧”

——————————————————————

【尤图尔遗迹】

鬼厉在听到特蕾娅的话之后就转身去血阵找幽冥

昏暗的第二层里,幽冥听到了脚步的声音就不禁开始警惕起来,但当他看清阴影下的那张脸时就不禁放松了下来“鬼厉,你怎么来了”

“特蕾娅说你有危险,我就赶过来了”鬼厉并没有向幽冥隐瞒特蕾娅对自己说的话

我怎么会有危险,特蕾娅究竟想表达什么?

“特蕾娅啊…不说这个了鬼厉,你……怎么出来了”

“我再不出来张小凡那个傻子就要死了”

幽冥的手拂过鬼厉的脸“怎么可以说自己是傻子呢”

“我……不是他”鬼厉不忍的转过脸去,压抑着心中复杂的情感

“鬼厉,何必区分的那么清楚呢”幽冥用手扭过那侧过去的脸,冰冷的唇轻轻附上鬼厉的嘴,一个轻轻的浅吻

“幽冥……你”鬼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幽冥打断

“不论你是鬼厉还是张小凡 你不都还是你吗?”

“不……不一样的”

幽冥看着鬼厉的双眸温柔的说道“至少都是我的使徒我的爱人”

鬼厉的那份感情在幽冥温柔的声线中爆发,急切又火热的吻上幽冥的嘴角,却又在热吻中慢慢找回了理智,他明显的感觉到附近的魂力气场发生了变化

手中的噬魂找准时机劈向黑暗的角落,鬼厉抱起幽冥就离开了尤图尔遗迹,一切都是发生的那么措不及防

【十字回廊】

突然被鬼厉抱出来的幽冥有些疑惑的问“突然抱我干嘛,放我下来,这可是外面”

鬼厉忙把幽冥放下说“幽冥 尤图尔遗迹里面不对劲”

————————————————————————

“银尘,你们已经一死两伤了,已经没有在打下去的意义了,不如我们来做一场交易吧”特蕾娅的精神浸染已经把银尘死死的钉在了原地,银尘已然没有了选择的权利

“那你又想做什么交易?”银尘忍着精神浸染带来的极大不适向特蕾娅询问到

“其实很交易内容很简单~你只要保证我不会被白银祭司杀死,我就可以帮你解救吉尔伽美什,哦~对了,再加上幽冥的命吧,这样我们也不必维持现在这种自相残杀的状态了”

“特蕾娅你究竟想干什么”

“你不必知道我想干什么,你只要知道眼前这比交易你是做还是不做”特蕾娅无比从容的看着银尘

“呵呵——我还有的选吗?我答应你”

“银尘”鬼山莲泉想阻止却被银尘的一个眼神所制止

特蕾娅拉过跪在天束幽花面前的麒零,解开了对银尘的精神浸染后说“那就拿他当做我们交易的筹码吧,你要是毁约的话他也就活不成了”

“特—蕾—娅”银尘咬牙念出了特蕾娅的名字,最终也只是默默攥紧了拳头又松开

tbc

【小凡/鬼厉X幽冥】轮回使徒(10)

ooc,ooc预警
私设如山,慎入
忘记前面剧情戳tag
断更这么久我也很绝望啊
没文笔,还是希望有人看

章十
【心脏】

推开那扇通向白银祭司的大门,特蕾娅和漆拉早就已经在等着幽冥了。

“那么,人都到齐了,白银祭司可以告诉我们一早就把我们召集过来的目的了吧”特蕾娅先开了口

“对于红讯的进度……,幽冥你是怎么回事”白银祭司不容抗拒的声音从冰晶内传来

“是我的失职,但我很快就会解决的”幽冥不紧不慢的回答着白银祭司,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到一丝因压迫而带来的恐惧

“很快就会解决?银尘和鬼山莲泉已经带着麒零和天束幽花开始准备营救吉尔伽美什已经进入魂冢了”

“怎么会这么快”幽冥压低了声音,左手因双臂用力而紧紧的攥成拳头,来宣泄自己不甘

“这么早叫你们过来就是让你们三个人一人守着一层,阻止他们营救这个国家的叛徒吉尔伽美什”

“是”幽冥漆拉和特蕾娅三人齐声答道

——————————————————————

银尘和鬼山莲泉一行四人的确已经潜入了魂冢,但却被和幽冥分开后的张小凡拦在了魂冢里,张小凡拿出噬魂调动周身魂力拦住了他们四人,使银尘四人没有在继续向前一步。

毕竟是一对四,加上张小凡并没有对他们下狠手,只是不让他们继续向前,时间久了张小凡就开始渐渐体力不支,直到银尘的利剑马上就要刺伤张小凡的胸口时,张小凡身体快过大脑本能的将噬魂一挥,挡住了那要刺入胸口的利器,噬魂顶端散发的蓝色光芒在瞬间变成了耀眼的红色,竟硬生生的把银尘震开十米多远,噬魂的这一道劲风吹散了身边的迷雾,迷雾消散时只见一双血红的血眼慢慢淡去。

麒零和天束幽花已经被那双血红眼睛怔住了

去扶银尘的鬼山莲泉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唯独银尘一个人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张小凡的嘴角挑起了一抹邪笑,手上的噬魂红光一闪一闪的,在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的情况下,噬魂已经架在了银尘的脖子上

“谁敢在向前走,我就杀了他”冰冷而低沉的声音响起,是张小凡又好似不是张小凡

一心想营救吉尔伽美什的银尘直接喊到“不用管我,快走”

鬼山莲泉带着麒零他们刚要走就看见噬魂开始吸收银尘的魂力

……不…不止是魂力还有银尘的精血,伴随着魂力一同被噬魂吸走,张小凡究竟有多么可怕的力量,身为双身王爵的她竟然感受到了恐惧

不出多久,银尘就以面色惨白

“不想他死的话你们最好安分一点”张小凡的眼里只有无尽的冷漠

麒零却是忍不住了“张小凡你……”

张小凡狠不下心的、做不到的、我鬼厉都替你完成
“只要你们不在继续往下走,离开这里,我就不会在伤害银尘”鬼厉淡淡的开口

就在这时特蕾娅慢慢的走了出来,看了一眼便知道那不是张小凡“鬼厉啊,杀了他们,红讯的事情白银祭司已经迁怒幽冥了呢”

特蕾娅的一句鬼厉让其他四个人都傻了眼,鬼厉?他不是张小凡吗?

而鬼厉却无视特蕾娅的命令,开口就是“幽冥怎么了?”白银祭司怎么会迁怒幽冥?没等鬼厉思考出什么特蕾娅就接道“我怎么知道一向嗜杀的幽冥……怎么偏偏就这回出了这么多岔子,是因为谁呢”

特蕾娅尾音高挑,一脸嘲讽的对着鬼厉露出了她甜美的微笑

张小凡那个笨蛋吗,鬼厉心中已经有数了

“那为了不牵连我的王爵就只能对不起你们了”在特蕾娅讽刺的注视下鬼厉也只是平静的开口

一个急转身,左手掐住天束幽花的脖子,噬魂抵在她的心口源源不断的剥夺着魂力与精血,直到面前的人毫无生气之后,鬼厉才松开那只掐着天束幽花的左手,不屑的走回特蕾娅身边说“已经解决一个了,没有天束幽花他们是到不了下一层的,幽冥在哪”

鬼厉毕竟是张小凡对幽冥情感强烈寄托而产生的人格,所以张小凡对幽冥的感情,他鬼厉也不会少于张小凡一分一毫

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难受,那种感情是来自张小凡还是鬼厉已经分不清了,这种难受总让鬼厉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凡/鬼厉X幽冥】轮回使徒(9)

ooc预警/私设如山
前文戳文tag
————————————————————————

章九

幽冥主动的热吻让张小凡很快就拿回了主导权

激烈的热吻慢慢开始染上浓烈的爱欲,两幅禁欲多年的身体稍不注意便会擦枪走火

张小凡却是先压着欲望冷静下来问“幽冥你…真的答应我了?”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啰啰嗦嗦过?不答应的就是不答应,而答应过的我何曾反悔过”幽冥的食指抵在张小凡的唇间“你要是不放心的话不妨试试,看看我是否真心”幽冥的左手拉着张小凡的左手附上了自己的右胸口,跳动的心脏传达着幽冥直白的感情

因眷恋张小凡那份温柔而复苏的感情告诉他,张小凡对自己的感情是那种民间所称的“爱”

他不懂什么叫爱
但他想得到张小凡那因为“爱”而对自己的温柔

他不懂什么叫爱
所以干脆将自己“右边心脏”的秘密就这样轻易的让张小凡知道

他不懂什么叫爱
所以,他选择用自己的命去回馈张小凡对自己的“爱”

这对于幽冥来说完全是场豪赌

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就连这条命一起输了

这是幽冥对张小凡的信任,也是不懂爱的他唯一安慰张小凡的方式

感受着幽冥的心跳,张小凡收回幽冥右胸口的左手搂着幽冥用温柔的不能在温柔的语气开口到“幽冥,你明白我的心意就好,不必如此”

死人堆里摸爬滚打杀人如麻的幽冥,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爱,幽冥此举不过是想让自己安心,心细如丝的张小凡怎么会察觉不到

幽冥还沉溺在张小凡温柔的语气里,不禁慢慢吻向张小凡,本来刚刚的热吻就是被张小凡强行打断的,两人吻的动情,双唇分开后,张小凡的鼻尖轻轻刮着幽冥的侧颈开口到“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懂得什么叫爱的”

幽冥不懂什么是爱,但他知道什么情欲

这句话无疑是一句导火索

玄幽洞府三个月,张小凡第一次坐在了幽冥那张漆黑的大床上,不软也不硬的大床比他那个冰冷窄小的石床可舒服太多了,一夜翻云覆雨

第二天还是幽冥先醒来,后面虽然不适但并不妨碍幽冥行动,回想昨天晚上,为了不伤到自己张小凡温柔缓慢的律动,其实张小凡不用这么温柔自己也能承受,这么多年来幽冥什么伤没受过,什么痛没忍过,想到这里幽冥的心里就有着止不住的暖意流淌进心里,他的心已经在无意之间越来越依靠张小凡了

幽冥醒来不久,就见一只血眼信鸽飞到自己肩上,幽冥拆开信件后信鸽就飞走了,看完了信的幽冥陷入了沉思,久到没有发现张小凡已经醒了

“幽冥?幽冥?”

听见张小凡的声音,幽冥在手间迅速凝结一股魂力让手上的信件瞬间化为灰烬

“幽冥怎么了?”

“没什么,不过是特蕾娅催我们快点解决那几个叛徒而已”

“真的?”

“王爵是话你都不信了?”

“信”可是信上真的只有这些事的话你又何必毁信呢

“你今天继续完成红讯,在外面你可是我的使徒可不要给我丢面子啊”

“我一个人完成红讯,那你呢?”

“我去一趟心脏,你的红讯只有天束幽花和麒零,银尘和鬼山莲泉你不用管”幽冥还是特地给张小凡指派了目标,他不放心

“幽冥,你有没有不舒服”

反应过来张小凡指的是什么的幽冥留下一句“没事”就闪身走了

而一场阴谋正在悄然上演

————————————————————
张小凡的心细如丝仅对幽冥有效
幽冥的心脏私设
预告鬼厉大大快上线了

去看木木啦!如果不是峰锅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看这种类型的,吓人QwQ

【小凡/鬼厉X幽冥】轮回使徒(8)

ooc
ooc
ooc预警!!!
私设如山

————————————————————————————

章八

一个从有记忆开始就游走在死亡边缘的人

从为了生存不得已而为之的杀戮
到现在已经变成沉迷于杀戮无法自拔

从第一次亲手杀人开始
幽冥就开始放纵自己的心和身体
享受着杀戮给自己所带来异样的快感

直到幽冥和特蕾娅离开了那个令人作呕的地方才发现自己与常人的不同

他们是外人眼里的“怪物”

也是彼此眼中的“怪物”

但幽冥和特蕾娅却都不在意

他们从出生就背负着“侵蚀者”的称号

而他们也只能选择服从命运

从不断的游荡、猎杀、一直到成为王爵

除了杀戮死亡的快感

幽冥几乎什么感情都麻木了

麻木到幽冥认为“怪物”是没有感情的
是对的

因为就算是从小一起出生入死的特蕾娅

都是建立在彼此利益之上的搭档关系

但直到今天,看见张小凡那慌张不安的眼神

幽冥才发现,什么怪物没有感情,全是放屁

他只是麻木太久,麻木了二十四年

多年的利益,杀戮,目的

导致一直没有人能触碰到他那颗冰冷的心

而张小凡正是唤醒了他多年埋藏的感情

因为幽冥知道

自己开始眷恋那初尝的温柔

那种没有利用,不建立在任何利益之上的关心

独属于张小凡的温柔






张小凡曾在无数个夜晚偷偷亲吻自己的唇

幽冥不是不知道,只是那时的幽冥不懂,不懂张小凡为什么会那么做,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的纵容张小凡对自己的亲吻

总是装作无意间对自己的关心

细心的打理关于自己的一切

一句“你今后所有的饭我张小凡全包了”,张小凡就真的每天变着花样的做给自己吃

甚至以前张小凡莫须有的飞来横醋

幽冥终于想明白了,他的小凡,当真是个小傻子




此刻全然不顾什么任务,什么红讯,他只想知道自己对张小凡到底算什么“今天就放过你们”幽冥冲银尘他们说完就拉着张小凡离开了这里。





【玄幽洞府】

被幽冥带回玄幽洞府的张小凡,眼上的余红以褪,恢复清明

“小凡”

“嗯?”

“小凡,告诉我我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

“我的王爵”对于刚刚的失控张小凡懊恼不已

只是王爵?听到张小凡的回答幽冥有点生气

“小凡,看着我的眼睛在说一遍我对你来说究竟是什么”幽冥将脸凑前,两个人距离进的基本上已经是鼻尖对上鼻尖了

“你…是我的王爵”

这次幽冥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出来说“有在晚上偷亲自己王爵的使徒吗”他看见小凡有些微微发红的脸此刻变得更红

原来他都知道,自己压抑了这么长时间的感情幽冥都知道,索性幽冥打开了这个话题,那这次就和你说开吧

张小凡的双手圈住了幽冥的细腰,鼓足了勇气慢慢开口到“幽冥你是喜欢血色杀戮的死神,那我张小凡就是陪你见证黑暗的恶魔”

“只要是你喜欢的,我张小凡就奉陪到底,但我可不可以求你不要轻易抵上自己的性命去换取那短暂的快感,就当是为了我”

一个轻柔的吻落了下来“幽冥,我爱你”

张小凡的温柔让幽冥忍不住沉沦,多年和死亡为伴的他也想得到他人的关爱,从自己因为张小凡中断了红讯任务的那一刻,一切就已经有了答案

“我的傻小凡,我答应你”幽冥回了一个不同于张小凡的轻吻,而是炽烈的热吻

【小凡/鬼厉X幽冥】轮回使徒(7)

ooc预警/私设如山
慎入
————————————————————————

章七

看见银尘要走幽冥立马上前拦住他们“别走啊,你们走了我没完成任务可不好交代啊,你说是不是啊小凡”依旧是冰冷的声音,却是调戏的口吻

“是啊,你们走了我和幽冥会很难办的”

银尘打量了张小凡一会,在看见张小凡手中的魂器后不禁眉头一皱开口到“小凡?你是什么人”银尘发现张小凡的魂力自己探不出是什么层次的。

张小凡拿着噬魂看了幽冥一眼“我?我只是幽冥的一个使徒罢了”

而一旁也在打探张小凡魂力的鬼山莲泉却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身为双身王爵的她察觉到了张小凡灵魂回路的异常。

鬼山莲泉不禁疑惑的开口“以你的魂力不应该只是屈服于幽冥之下当个使徒吧”

“幽冥,你又收使徒了?那神音呢”银尘的声音紧随其后

“二位不用急着离间我和王爵之间的关系,从此以后杀戮王爵的使徒只有我,毕竟我才是拥有王爵赐印的人,那个连赐印都没有的挂名使徒神音,望各位不要在提了”

在幽冥开口前张小凡抢先说到

幽冥非但没有因为张小凡的抢答而有一点不快,反而脸上挂出了一丝微笑,不同于幽冥以往的邪笑

虽然以前就不止一次的提过神音 ,但张小凡一直都是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将自己和张小凡的关系撇的干干净净,所以张小凡这次说的一番话终于让幽冥知道他的小凡想通了,他的小凡终于正面回应了这个问题

赐印!幽冥居然给眼前这个叫张小凡的男子赐印,看来幽冥真的是认真的

正在银尘思考间幽冥的声音慢慢响起“不要再提神音了,不然我的小凡可是会吃醋的”

张小凡听见幽冥的话后脸颊慢慢开始发烫

“我杀戮王爵幽冥只有张小凡一个使徒”

得到了幽冥的回应,张小凡不禁底气更足,只是不知道哪一天自己对你的感情也可以得到回应呢,幽冥。

想到这里张小凡之前的气势也不禁慢慢的弱了下来

幽冥注意到了张小凡情绪上的变化,但他并没有在银尘鬼山莲泉几人面前问张小凡他为什么前后情绪落差那么大,而是走过去拍了一下张小凡的肩膀道“发什么呆呢,该干正事了,不过你就在这里旁观吧”

“可是……”张小凡还想说什么,幽冥却是转身冲向了银尘,身体里的魂力在不断翻涌“这么漂亮的后花园就这么毁了,真是可惜”

只见从地底钻出大量的黑色冰晶柱,尖利冰晶马上布满整个后花园的地上,黑色冰晶所到之处,顷刻间化为一阵黑烟消散

见着飞速生长的黑色冰晶,和因不断被冰晶波及而不断产生的黑色烟雾,银尘开口冲鬼山莲泉大喊到“冰晶有毒”鬼山莲泉会意后和银尘分别带着麒零和天束幽花向上跃起,鬼山莲泉拿出回生锁链催动魂力,整条回生锁链开始延伸,不一会就织成一张纵横交错的网以作支撑

而张小凡只是拿起噬魂集中精力,身体慢慢升空,悬浮于一角观看

“银尘,莲泉把麒零交给我照顾吧,你们专心和幽冥对战”天束幽花虚弱的开口,但她的天赋已经让她好了很多,虽然严重的内伤依旧未好,但多少可以保持住意识清醒的照顾麒零,毕竟张小凡的那一击用了六成的力量,任她再生能力多强短时间内都不可能恢复

不等银尘和莲泉答应幽冥便直接冲了上来,三人斗在一出,不一会幽冥就拿出了死灵镜面抵挡银尘的攻击,一面专注于袭击此刻没有魂器在手的鬼山莲泉,就算她是双身王爵此刻没有魂器在手,幽冥对自己的近身格斗还是很有自信的

幽冥以一人压制两人

但时间一长

幽冥就有一点吃力了

银尘从单剑变成了双剑,在幽冥大部分注意力被鬼山莲泉吸引的时候,一只拿着银剑的手绕过了死灵镜面的防御范围划破了幽冥的胳膊

张小凡看见要被划伤的幽冥本来是打算冲过去替幽冥挡住,但想想幽冥不让自己插手,硬是没有离开角落一步

可看见幽冥受伤,张小凡的心还是不由担心起来

被银尘划伤胳膊的幽冥,借着和鬼山莲泉搏斗的冲击力向后退了十几米

幽冥依旧是从容的笑着,右手抚上自己胳膊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愈合

这点小伤对于幽冥来说已经算不上是伤了

“看来我大意了呢,不过我们可以玩的在嗨一点”

幽冥不断翻涌的魂力让他的速度变得更快,只看见一层模糊的影子在你面前飘过,就听见铁链不断碎裂的声音,回生锁链好好编织的一张网就这样支离破碎,勉强支撑着五个人的重量

鬼山莲泉绷紧了注意力在努力的弥补回生锁链的漏洞,却是怎么也补不完

满地的黑色冰晶,掉下去就是死

银尘也不禁开始催动大量的魂力拦住继续破坏锁链的幽冥,他不能让麒零幽花还有莲泉出事,因为……自己需要他们帮忙去营救吉尔伽美什

不,因为我不想让他们死

两人缠在一块打斗

同时燃烧着身体里大量的魂力

此刻看的就是谁先失去魂力的支撑

附近的黄金魂雾被两人迅速吸收以保证魂力充足

张小凡的噬魂开始发出暗淡的光芒,如果不是噬魂的主人几乎都注意不到,看着噬魂的示警张小凡反应了好一会才发现附近的黄金魂雾都不见了

这两个人当真是不要命了,只要谁魂力不足就就会立刻被对方抹杀

幽冥享受的就是这种极致的死亡快感

而张小凡只要想到幽冥会出事,心里就乱成一团,无论张小凡怎么梳理都梳理不开,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在一直重复着,幽冥不能死,他不能死,不能死!谁敢动他张小凡的爱人谁就得死

一根名为理智的弦在此刻崩断

张小凡噬魂一动就向幽冥和银尘飞去,一股强劲的魂力将银尘震开,鬼山莲泉催动锁链勉强将要掉落黑色冰晶地面的银尘栓住,被莲泉拉了上来,银尘当即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银尘在庆幸张小凡之前是在旁观而没有出手,不然现在看见的就是具尸体了

修补回生锁链已经消耗了鬼山莲泉大量的魂力,四周也早已没有魂力可以补充,鬼山莲泉已经冒出了虚汗

正和银尘打在兴致上的幽冥,对于张小凡突然来的这么一下很是不解,但当幽冥看见张小凡那对微红的双眼时,什么责怪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那双微红的双眼不是因为鬼厉上身,而是因为张小凡的愤怒,幽冥不知道的愤怒,但那双微红的双眼看向自己

竟是那样的慌张与不安

张小凡在担心自己

张小凡真的在关心自己安全

多年被鲜血所掩盖的那颗冰冷麻木的心脏

竟开始渴望温暖……




终于开启感情线了,不容易